前奏€

 

〈一〉

 

五月,基隆總是不時的下著小雨。

 

在這個小城市之中,有個人在下班後,正默默的從公司走回自己的住處。

 

他每天總是過著一樣的生活,伴著同樣的景色走回家。

 

在這個漫雨縹緲的夜晚,他撐著傘駐足在跟以往的同一個斑馬線前,等著紅綠燈變色……一切實在和平常沒有什麼兩樣。

 

但唯一不一樣的是,他身後新開的音樂教室,不斷地傳出拉小提琴的聲音。

 

不過在繁忙的街道之中,並沒有人在旋律之中放慢腳步,因為雨滴打落地面的聲音,早已使得原本應該悅耳的小提琴聲,變得格外得吵雜。

 

乍看之下,似乎只有他一個人一動也不動地在人行號誌旁,像是沒有受到雜音影響一般,站在那聆聽著小提琴的曲子。

 

一個環節過後,隨著人行號誌燈的小紅人變成了奔跑的小綠人。

 

他還是停在原地,直到數秒鐘過後,才轉過身往音樂教室的透明玻璃門看一眼,然後繼續踏上了熟悉的斑馬線。

 

他一面走不自覺地露出了淺笑,然後在雨中自言自語的說:「唉……差了半音。」

 

因為轉身的那一秒,對他而言,不過是再一次讓他看到這個世界的現實而已。

 

是啊……音樂是給天才和有錢人在玩的。

這個演奏小提琴的傢伙顯然是後者……

而且還選錯老師了。

 

果然又是一次亦如往常的無趣路程。

 

回到家後,他脫掉了被些許雨水給浸濕的長褲和上衣。

 

然後走到後陽台把衣褲丟到洗衣機旁,才回到寢室裡換上另一條長褲。

 

或許是因為天氣悶熱的關係,他沒有穿上上衣,就離開了自己房間,走往電腦房。

 

電腦房的感覺與寢室完全不同。

 

地板是木造的,外頭傳來的只剩下細微的雨點聲,聽得出來隔音並不差,而且擺設也相當講究。

 

房間內有兩台電腦,桌上型和筆記型,桌上型電腦的鍵盤旁,有幾片只是放進保護套就丟在一旁的光碟片,和一個全罩式耳機。

 

而筆記型電腦旁有一支麥克風和其他的線材跟工具擺在一塊,旁邊靠著牆的,則是一台純白色的電鋼琴和兩把電吉他併排著,一眼就看得出來是專門用來錄音的空間。

 

但令人不解的是,電鋼琴的琴套和電吉他的音箱上有不少的灰塵,明顯就能看得出來,並不常在使用。

 

他進了房間之後,也只是坐上了電腦椅,打開了桌上型電腦的螢幕,沒有瞧上那些樂器一眼。

 

其他方面,房間外客廳電視前的桌台上,那邊有個外觀有些舊的小相框,裡面有張照片,這個男生和一個女孩子看起來很快樂的合照,而照片中的他也比現在年輕了些。

 

在相框的旁的菸灰缸,裡面還有幾支沒清的菸屁股……孤單的感覺與相片的內容成為強烈的對比。

 

牆上的掛鐘,時間顯示在六點二十分。

 

這時,他似乎是弄好了電腦,走出房間,到洗手台旁的冰箱裡拿了一份冷凍義大利麵出來,放進微波爐,就開始坐上沙發,打開了電視。

 

或許是因為沒特別想看什麼節目,所以32吋液晶螢幕中的畫面,在他的手中,沒有一個固定的歸宿……只是一直隨著他手中的遙控器轉了又轉。

 

直到一個女孩子出現在畫面中的時候,他才終於停下了動作。

 

那是一個MV,這幾年在演藝圈被稱做小天后的May,正在唱著新專輯裡的主打歌。

 

這時,他眼睛看著電視,把手往桌上移去……似乎是想要將遙控器放下。

 

但是兩秒鐘之後,隨著微波爐的叫聲響起,他像是被喚醒一樣。

 

再次按下了轉台的按鈕。

 

沒有把視線停留在電視中那個與相框內照片中相同的臉龐上……

 

to be continued……

 

 

 

〈二〉

 

雖然手中還端著熱騰騰的義大利麵,電視也已經轉了台。

 

但是他心中的回憶,就像被點起的漣漪一般,仍然不受控制的暈了開來。

 

那是一段藏在清響的校園鐘聲後面,一份他不願想起,卻也無法忘掉的過往……

 

當時,在專科的教室裡,他站在桌前,跟在座位上發呆的一個女孩子攀談。

 

「舞月,怎麼這麼心不在焉啊?」

 

正眼看下去,這個叫做舞月的女孩,除了外貌相當不錯之外,另外還帶了些陽光的氣息,是屬於很容易就會結交到很多朋友的類型。

 

「飛……」舞月在注意到他之後,開口叫了他的名字,然後擺出了有些複雜的表情。

 

而他在發現了舞月的異樣之後,改用溫和的語氣開口說:「怎麼了?」

 

舞月面對著飛,遲疑了好幾秒,好像在猶豫怎麼開口,才回答:「家實跟我說,他把我們前幾天錄的『轉圈』放到部落格裡面去了。」

 

「……什麼!我不是說過那首歌還沒寫好嗎?」他的眉頭一皺,口氣也不自覺的加重了一些,似乎是因為這個消息而感到衝擊。

 

這時,舞月像是早就預料到自己會有這樣的反應,只是對著他苦笑了一下,然後才繼續說。

 

「我知道,所以我已經替你跟他說過了,不過他還是不肯拿下來。」

 

聽完舞月的回答,他露出了些許不悅的表情,不過因為他並不想影響到舞月的心情,所以壓下了口氣。

 

「那等一下我自己去找他,妳要一起過來嗎?」

 

下一秒,舞月沒有多加思索,露出了微笑,以表情告訴了他答案。

 

隨著下課鐘聲響起,這堂課結束之後,舞月陪著飛到社辦找到了家實。

 

沒有任何的寒暄,飛才見到家實的背影,就毫無遲疑的對他開口質問。

 

「為什麼要把轉圈放出去?」

 

[舞月跟你說了嗎?]長相平凡,但是眼神炯炯有神的家實,坐在電腦前面轉過頭看著他回答。

 

「我不是跟你說過這首歌還需要再改嗎?」他走到了家實的眼前,用稍強的口氣強調自己的不滿。

 

但是家實還是用與平常聊天一樣的態度回答:[這我當然知道,所以等你改好後我還會再更新上去。]

 

面對家實漫不在乎的態度,飛整個口氣不耐煩地開口了:「你知道你在做什麼嗎!?你怎麼可以把還沒完成的作品放出去?」

 

面對他明顯不滿的態度,家實口氣跟眼神好不容易才認真了些:[你不覺得是你要求的太多了嗎?我覺得這次已經很漂亮了。]但仍然堅持己見,感覺得出來跟飛的想法完全沒有共識。

 

於是飛繼續說了下去:「聽我的,這首歌有個地方一定還要再改才行,先把歌拿下來。」

 

待飛說完,家實看著他,表情略顯困惑,好像在掙扎什麼,接著才用手指指著電腦,示意要飛到他身旁來看電腦螢幕:[真的不行,除非你給我一個能徹下來的理由。]

 

這時,看著家實嚴肅的表情,飛能感覺得出來,他也有自己的考量。

 

雖然飛知道自己的堅持不可能會因為任何因素而改變,但畢竟是很好的朋友,所以還是走到螢幕前,看了一下家實不肯把歌撤下的原因。

 

霎時間,進入他眼裡的,是一個嚇人的數字……

 

除了已經破十萬的瀏覽數,還有上百封的留言。

 

以一個新開的部落格,要在短時間內達成這樣的成績,任誰都知道這實在是件不可思議的事……

 

所以,當他在看到這個成果的時候,縱使堅持沒有動搖,還是當場愣住了。

 

畢竟他從來沒想到,一首自己還沒完成的歌,竟然可以帶動這樣的迴響。

 

就在這時候,跟著飛一起盯著螢幕的舞月,非常雀躍地開口了:「怎麼可能,為什麼會有這麼多人來聽!?」

 

家實看著舞月高興的表情,偷偷露出了淡淡的笑容,才轉而對飛開口: [你看,不要太在乎小細節了好不好?這已經是首好歌了。]

 

這時,面對還是用著平常朋友的口氣說話的家實,還有高興的舞月,雖然飛的心中仍沒打算放掉自己的堅持,但他也明白,在現在這種情況之下,不管他怎麼說,都改變不了這兩個人的想法,只能下定決心,要趕緊盡在這兩天內就把歌完成,更新上去。

 

接著他嘆了口氣:「算了,反正你放了就放了吧,我沒什麼好說的。」

 

然後將自己的想法藏進心中,一如往常一樣,開始跟他們一起在社團聊天,像是什麼事也沒發生一樣。

 

只是,命運的浪潮並沒有就此平息……

 

當天晚上,神並沒有給他時間,在他還沒回到家的時候,就接到了來自舞月的電話……

 

「飛……」

 

聽到舞月的第一個招呼聲,他就明顯的感受的出來,舞月的聲音帶有著一些不太尋常的顫抖。

 

於是他馬上出聲回問:「舞月?怎麼了?」

 

然後,一個令人驚訝的消息,傳入他的耳中,不但讓他立刻明白為何舞月會這麼緊張,還讓他突然覺得到時間好像暫停了好幾秒。

 

「有唱片公司……打電話來過來,說想找我談出唱片的事。」

 

聽到這個消息後,他的心臟不受控制的緊縮了一下,這個反應是因為他們終於受到別人肯定的喜悅所帶來的。

 

但他並沒有因此而失態,只是默默的把話題繼續下去,想要知道事情的來龍去脈:「那妳怎麼回答?」

 

「我不想放棄這個機會……所以跟他們約好了。」

 

這時候,舞月的聲音有些不自然的,快速恢復了平穩,使得飛隱約感受到事情好像有些不單純。

 

不過到底是什麼事?

 

飛沒有頭緒,也不想妄自猜測。

 

於是他用著跟平常一樣冷靜的態度繼續著話題:「這樣很好。」

 

可能是因為飛過於冷靜的關係,舞月似乎也感覺到了飛可能發現了什麼端倪。

 

「你是不是…知道什麼了?」舞月聲音有些斷續的問。

 

「可能吧……不過還是得等妳親口告訴我。」

 

「他們說,他們很中意我的聲音……如果試音沒問題的話,除了他們有很多的歌希望能讓我唱之外,他們也會幫忙把『轉圈』重製一次,當作以後第一張專輯的主打歌……」

 

這時,舞月所講出來的事,可能對普通人來講是件值得高興的事。

 

可是事實上,卻是一句讓他感到很錯愕到的話。

 

因為這句話的言下之意,不只代表著他很可能會失去轉圈這首歌的主導權……甚至連他腦中三個人一起組織的音樂夢,都有可能被打破。

 

這是他完全不能接受的事。

 

然後,他很努力的壓制自己的情緒,才對著舞月開口問:「妳已經答應了?」

 

「嗯……因為我想這真的是很難得的機會。」舞月聲音細微的解釋。

 

當這個答案進到飛耳裡的瞬間,飛頓時感覺到自己的心好像要被撕裂了一般,心情從空中摔到谷底。

 

那是他音樂魂的悲鳴與對舞月失望的雙重衝擊。

 

飛在他們的Team裡面,不只是負責編曲,甚至還囊括了填詞和演奏,

因此可以說是,他寫好了整首歌,才交給舞月來唱,讓家實錄出來……

 

對他而言,音樂就是他的一切。

 

他討厭別人不尊重他寫的歌,更無法忍受任何人在沒他的同意之下,為他的歌做主。

 

但……比起這些,舞月給他的回答更是讓他失望。

 

因為他根本沒想過舞月竟然會因為被一時的興奮衝昏頭,就忘了他們是三個人一組的事情,而自作主張的答應這麼重要的事。

 

「……為什麼不先問過我?」

 

「對不起……」舞月道歉的口氣很沉重,明白表示著她知道飛的感受。

 

但是這卻讓飛更苦悶了,因為這代表舞月其實知道他的感受,但還是自己下了決定。

 

「好吧……既然是專輯,那其他的歌呢?」雖然飛已經不抱任何期望,不過還是問了下去。

 

「他們說,除了現在他們手邊還有很多曲之外,還有很多人作曲人會願意幫我寫歌……或者是你有別的歌他們也很有興趣……」

 

聽到這裡,飛已經完全瞭解了,他想的沒錯,現在在那些人眼裡,就只有舞月一個人,他不會有機會可以照著自己一切所想的來主導這首歌的完成……

 

而且舞月竟然也願意就這樣順著他們的安排。

 

所以飛講到這裡,他覺得自己已經累了,只想一個人先靜一靜。

 

可是舞月卻沒給他時間調適,硬生生地在這時候問了他無法給與承諾的問題。

 

「……你會陪我一起去嗎?」

 

這時,飛握著電話的手,漸漸從耳朵上降了下來。

 

因為此時的他,不但說不出話來,也幾乎失去抓住任何東西的力氣了。

 

所以不論電話的對面怎麼持續傳來舞月的聲音,他仍無法再次將手再舉起來了。

 

之後,飛就這樣帶著糾結在一塊的心,步步蹣跚往回家的路走去。

 

理所當然的,這件事情的後續,還沒有就此落幕,因為不管怎麼說,這畢竟攸關三個人未來的事情,在三個人心裡都有個底之前,飛是得不到喘息的。

 

才回到家裡沒到兩個小時,沒有意外,家實就親自來到他的租屋處找他了。

 

聽到了電鈴聲,在透過對講機看到家實的時候,飛就了解,家實應該是已經從舞月那邊知道了事情的經過,才會在這個時候來找他。

 

他打開了門,等到家實到了門口之後,才打算轉身回去房間。

 

但家實才進門的第一秒,就瞪著他開口問:「你為什麼要放舞月一個人!?」

 

有些偏高的語調,顯示得出他的不諒解與焦急,不過這跟飛所預料的並沒有什麼出入。

 

於是飛用著非常冷淡的口氣回答:「因為他們要的是舞月,不是我們三個。」還是轉身過去,放家實自己進門。

 

「你在說什麼啊!?舞月沒有你怎麼可以!」家實脫了鞋,踏進門內,緊跟在飛的身後說著。

 

但飛還是一樣口氣冷淡的回答「……她可以的,你要喝點什麼嗎?」

 

終於,家實伸手抓住了飛的肩膀,想要叫他停下來:「你到底在鬧什麼彆扭,你難道不知道這可是我們夢想的第一步嗎?」

 

原本飛不想多說什麼,但是家實按著他肩膀的力道很大,讓他心中的苦悶與不耐煩一口氣爆發了出來。

 

於是他轉過身兩眼直視著家實,音量很大的回答:「你煩不煩啊!你真的以為這會是我們夢想的第一步嗎?難道你一點都看不出來,他們想要的就只有舞月這塊寶而已,眼裡根本就沒有你跟我。OK!?」

 

面對飛強硬的態度,家實有些動搖了,因為他無法反駁飛所說的。

 

所以在掙扎了一下之後,他只好改從別的方面開口問。

 

「好吧,就算不講這個,那你跟舞月的感情呢?難道你不知道,舞月沒有你……她會有多難過嗎?」家實講到這裡,有點支吾了起來,感覺的出來他很不願意提起這件事。

 

是……沒錯,他們三個人一直以來都存在著一個尷尬的三角關係。

 

正確來說,如果不是在意家實,舞月跟飛大概就不會一直保持這樣的關係了。

 

可是如今家實會選擇說出這件事,也表示著舞月一定是讓他看到了非常的難過的一面,才會讓他去踩這顆他從不願意踩的地雷……

 

不過在飛的立場,卻也已經沒有任何理由,能改變決定了。

 

因為他早在回家的時候就思考過了,正因為自己是真心喜歡舞月的,所以更不能跟著舞月一起走。

 

他很明白自己是個怎麼也不可能放棄對音樂的堅持的人,而對於舞月想走的路而言,這樣的堅持,肯定對兩人都只會是個巨的大麻煩而已,不管他怎麼想,都找不到可以陪在舞月身邊的理由。

 

但是他沒有對家實說出口,畢竟對他而言,會把未完成的歌放到網路上去的家實,也是沒有辦法體會的這種心情的。

 

所以他一點也沒有透露出這個決定對到底他而言有多麼的痛苦。

 

只是冷冷的說了一句:「對我而言,我的堅持比她更重要。」

 

導致最後家實在瞪了他好幾秒後,才深呼吸了一口氣,氣得丟下了這麼一句話。

 

「好!你不陪,我陪。」

 

離開了飛的家。

 

最後,在這一天的凌晨,他收到了一封來自舞月簡訊。

 

雖然只有短短的幾句話,但是卻讓他無法再故作堅強的隱藏自己的痛苦。

 

只能放下手中的手機,拿起了吉他,彈起了第一條弦。

 

……不想讓任何人看到他的表情。

 

 

FORM:舞月

 

飛……如果我的夢想裡面少了你。

 

填補這個缺的不會是家實,也不會是這個世界上的任何一個人。

 

而是我的眼淚……

 

The story is starting…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tacevoltsuj 的頭像
tacevoltsuj

雪葉&趙偉的創作集散地

tacevoltsuj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